跨国化企重点关注原材料碳足迹

  瑞士科莱恩首席技术和可持续发展官理查德·哈德曼解释道,化学品的使用导致的下游排放极其难以测量,Yīn为它们通常有很多不同的应用。哈德曼在接受ICIS采访时表示:“‘范围三’排放占Kē莱恩总温室气体排放的60%以上。当我们设定‘范围三’的目标时,我们决定专注于我们最有可能影响的部分,也Jiù是上游。我们可以通过购买何种原材料来制造我们的产品的决定来Yǐng响我们。”

  使用回收材料降低碳足迹

  采购碳足迹更低的原材料

  据ICIS报道,Suí着监管压力加大,跨国化企正更加关注原材料的碳足Jì。减少碳足迹,不仅减少自己的“范围三”碳排放(Jí其他间接碳排放),也可以减少客Hù的“范围三”碳Pǎi放。生产商可以控制“范围Yī”(即所有直接排放)和“范围二”(电力、热能或蒸汽消耗中产生的间接排放)的排放,Dàn还有大量的“范围三”Wēn室气体排放问题亟待解决。在化工产Yè链中,通常约1/3De碳排放与化工企业的生产运营直接相关,也就Shì“范围一”和“范围二”的排放,但仍有超过60%De碳排放属于“范围三”排放。这意味着在减排方面依然存在巨大的可提升空Jiàn。跨国化企正使尽浑身解数,Lì图减少原材料的碳足迹。

  Agilyx技术生产的回收聚苯乙烯比原始聚苯Yǐ烯可减少75%的碳排放。使用Agilyx技术的反应器还可以通过电加热,这意味Zhuó它们可以使用100%的可再生能Yuán。Agilyx首席执行官蒂Mǔ·斯特Dé曼表示:“我们正在授权技术,并努力提Gòng更多De服务,以了解如何融入该领域,以及如何使用该技术来计算和降低他们的整体碳排放。”

  为了解决“范围三”的排放问题,德国科思创公司计划增加采购生物基甲苯和苯原料的数量。科思创公司的目标是提高可再生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(MDI),甲苯二异氰酸酯(TDI)和聚碳酸酯(PC)的产量。可再生MDI和PC的特征是气候中性,而可再生TDI的特征是低碳。今年2月公司已经开始生产Kè再生MDI,3月开始生产可再生TDI,可再生PC已于去年12月开始生产。

  解决原材料碳足Jì问题,最简单和直接的办法就Shì换供应商。Mù前,跨国HuàQǐJiào以往更加关注上游原材料的情况。

  Shēng物基原材料需求旺盛

  科思创公司首席财务官托马斯·托普弗表示:“我们可再生产品De产量仍然很低,但Yǐ经生产和销售了数千吨。我们想大幅增加可再生产品的产量,所以需要更多的原料和绿色能源,并说服更多的客户使用。我们正在以‘相当高的溢价’Xiāo售可再生MDI、TDI和PC,这证明了低碳Hé零碳产Pǐn的价值。”

  就减少“范围三”排放而言,美国盛禧奥公司认为使用绿色氨有很大的机会。不是作Wèi氢能源的替代,而是作为一种原材Liào。盛禧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兰克·博齐奇表示:“最令人兴奋的部Fèn之Yī是采购绿氨,以及这对我们产品的碳足迹意味着什么。我们看到了HěnDuō机会。”绿氨的来源是利用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造的氢气,然后绿色De氢与空气中分离出Lái的氮反应生成绿氨。盛禧奥用氨作为原料生产甲基丙烯酸甲酯(MMA),然后用Tā生产聚甲基丙烯酸甲酯(PMMA)。根据其向美国Zhèng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的年度报告,该公司主要从意大利的两个供应商为MMA生产提供丙酮和氨原料。博齐奇指出,汽车和消费品领域De客户在寻找可持续解决方案方面表现得更加积极主动。盛禧奥将在2025年开始报告和跟踪“范围三”的排放。该公司还将其并购战略重点放在低碳强度业务上。

  Lì如,科莱恩正在使用Mǐ糠Là来Shēng产一系列Tú料,用于罐头、化Féi和纸张,取代以石油基的蜡原料。

  在原材料Fāng面减少碳足迹的另Yī个主要手段是使用生物基材料。科莱恩公司的哈德曼表示:“Shǐ用生物基材料同样意味着有一个较低的碳足迹起算点。我们寻找主要来自废弃物或副产的生物基材料,这样我们就不会与食物进行竞争。”

  在原材料采购方面,科莱恩公司正在研究几种手段。一Zhòng是使用同样的原材料,但其来源的碳足迹Míng显Gèng低。例如,科莱恩使用硝酸作为原料,而硝酸De生产过程会产生一氧化二氮,其全球变暖强度约为二氧化碳的300倍。Hà德曼表示:“我们可以确定哪些公司有一氧化二氮减排系统,并通过这一点更换供应商,购买碳足迹低得Duō的硝酸。”

  科Lái恩也与供应商合作,计算其采购原材料的碳足迹,并咨询数据库,根据所使用De某些工艺技术计算供应商特定的碳足Jì。科莱恩还是“共同促进可持续发展”(TfS)工作组的一Yuán,TfS是一个化学品采购组织,已经出台了计算产品碳足迹的标准目录。

  采购更多的回收材料也是跨国化企减少碳Zú迹的手段。回收材料通常碳足迹更低。回收材料的碳足迹计算是从废弃材料寿命结束起算。科哈德曼指出,这样一来,最初制造这Zhòng材料的碳足迹不被算入碳排放。哈Dé曼表示:“一个例子是,我们在一些催化Jì中使用回收铜,而不是原始铜,这样就跳过了铜冶炼De碳足迹。我们要确保我们Suǒ使用的金属都Lái自于可回收材料。”

  回收技术公司Agilyx正在测量回收塑料的碳足迹,并使用其技Zhú为消费者寻求减少他们的“范围三”碳排放。根据SCS4Circularity在2021Nián7月发布De一项生命周期分析报告,